资本万骨冢:猪肉危机和狂人盛宴

2020-07-15 01:19:14

【1】

绍兴市,秦望山脚下,若耶溪源头。从柯桥区南部重镇平水镇中心顺着新建成的平水大道行驶2.5公里,赫然是一座古老的村落,名为平水。平水村是绍兴出了名的书法圣地。公元307年出生的书圣王羲之,生肖属猪,曾在绍兴兰亭作《兰亭集序》,后藏于平水,严防江湖各路。历代皇帝贼心不死,后书圣惜败人圣,那位历备受推崇的唐太宗李世民亲自派人将《序》偷得手。

冯摹本《兰亭序》

千年之后的平水村,告别了属猪的书圣,却迎来了绍兴大的猪场:平江万猪场。葛云明建平江万猪场时意气风发,从县委书记到温副,各层领导都很重视平江万,称其是浙江省内生态养殖的重点对象,葛云明是农业楷模。平江万这一家浙江省内的猪场,是在政府的大力扶持下发展起来的。此时风头正盛的葛云明没能想到,成也萧何败也萧何,25年后,自己的心血猪场会在政府的要求下被关停。猪场对生态环境伤害太深,急需整治。走入平江万猪场,混合着泥土和猪排泄物腥味的空气扑鼻而来。拐入一个明晃晃的房间,访者可以看到惊奇而难忘的一幕。一头母猪安安静静的站在房间中间,一头公猪在旁边转悠——不是用来交配,自然交配效率太低。公猪的作用仅仅是安抚:有它在身旁,发情的母猪会表现静立反应,刺激排卵。在母猪身旁的工作人员则蹲在地上,带着厚厚的口罩、厚厚的手套,拿着一袋猪,神情严肃又略带一丝嫌弃地为母猪进行人工授精。

猪人工授精

大型养殖场的公猪才能有这份以一当百的殊荣。公母猪的本交(即自然交配)效率相对较低,1头公猪只能负责25~30头生产母猪,而相比之下,人工授精体系的1头公猪则可以对应300~500头母猪。俗话说没有耕坏的田,只有累死的牛,但以后也没有累死的猪了,人工授精这一高科技技术完成了让公猪躺着生猪崽子的愿望——从此公猪活着的意义只剩下了,安逸又巴适。超10倍的公母猪比例减少了养殖场的成本,大大提高了“公猪效率”。在世界商业猪养殖场,人工授精已经成为主流。猪人工授精的比例几乎都在75%以上,在丹麦更是达到90%-95%。放眼世界,有的猪已经不多了。在中国,现在这个比例也已高出50%。人工授精在成本、效率和品种控制方面有巨大的优势,对于规模化、标准化程度较高的猪企而言更是如此。作为中国人必不可少的食材,猪肉一直雄踞各大消费指数榜单。被戏称为“肉指数”(China Pig Index)的CPI指数中,仅猪肉一项就有2.5%的权重。对国内的公猪来说,眼前有一场严峻的生存考验:本土公猪的不如国外运进来的冷冻猪质量高,本土公猪即将失守后一道尊严线:人工授精的资格。2012年,伦敦正为即将到来的奥运会欢呼,而中英关系却因为卡梅伦执意会见陷入僵局。这位以“温和主义”闻名的政治一意孤行,让英商吃尽了苦头。卡相绷着脸要访华被暗示不欢迎,看着旁边的法国奥朗德踩着中国铺的红地毯,卡梅伦眼睛比地毯还红。次年卡相终于得邀访华,这一趟破冰之旅签订的一揽子协议中,有一条:中国将从英国购买约4.5亿元的猪和种猪。人们对此颇感兴趣,国外媒体说英国农民获益颇丰,国内说中国公猪绿意盎然。两年后,当英媒曝出了卡梅伦和猪的往事之时,这些猪又一次引起了人们的遐想。《黑镜》中首相大庭广众之下*猪的情节或许无意影射卡梅伦,天天发推特让卡梅伦别性骚扰自己的猪(推特账号:Cameron‘s Pig)也纯粹是恶搞,但很明显已经不在乎真相了,当初协议中每年送到中国的猪已经被赋予了特殊的内涵……

卡梅伦深情

总之,不论对于英国还是中国,猪都是国家重器,不能轻易亵渎。

【2】

秋风瑟瑟,战场上弥漫着肃杀之气。两军隔墙对垒,气势森然。这是一场凶险的守城战,守城一方是以浙江金华猪、四川荣昌猪、江苏太湖猪、湖南宁乡猪四大明珠为首的国内88个地方猪种,坚守华夏大地千年,熟悉地形,但弱在战术体系落后;攻城一方是以“杜长大”(英国的大白猪、丹麦的长白猪、和美国的杜洛克猪)为首的洋种猪,作战技术先进,持续作战能力强。这场旷世大战延续三十余年,终以攻城方大获全胜落幕,战败方猪种非即濒危。三十年前,本土猪占据市场的90%以上,而十年前,只剩下2%。9000年养猪史的大国在与洋种猪的作战中溃不成军,而世界另一头只有一个台湾岛大小的丹麦,养殖的猪吃猪饲料,喝地下矿泉水,宰杀前要先淋浴、听音乐,凭一国之力提供世界猪肉出口总量的25%。洋种猪在国内市场纵横八荒,本土猪却是一顶帽子绿得发慌。“清鲜醇浓,麻辣辛香,一菜一格,百菜百味”,川菜口味清鲜醇浓并重,以善用麻辣调味著称。川菜之首回锅肉曾征服了无数人的舌与胃,但现在“回锅肉”早已名不副实。回锅肉的标配,成华猪是四川土生土长的黑毛猪,3.5%的肌内脂肪含量使得猪肉呈现出鬼斧神工般的大理石纹理,俗称“雪花猪肉”。较高的脂肪率能使肉在二次入锅时达到登峰造极的美味,是正宗回锅肉地道的的食材。

四川成华猪

对养猪户来说正宗与否都是邪门歪道,猪长一公斤的肉要吃多少饲料才是重点。这有一个专业的词,料肉比。目前雄霸国内市场的洋种猪料肉比为2~3:1,而成华猪料肉比高达6:1。养一只成华猪够你养两只英国猪,换你怎么选?但可惜的是老饕们再难吃到正宗的回锅肉,还一同失去了正宗的东坡肉和宣威火腿。本土猪的好口感和高营养败给了洋种猪只有一半的出栏时间,在效率为王的市场驱逐下,本土猪渐渐丧失了“生存权”和“配偶权”。专业养殖户与工业化养殖取代了持续数千年的庭院式散养,猪作为“长肉机器”的特性被发挥到了。活生生的生物,沦为了效率的机器,市场就是拥有这逆转造物主般的神力。

【3】

葛云明养了25年的猪,对猪周期他是烂熟于心。养猪这一行,“一年亏、一年毛利15%、一年毛利35%”,在逆市中积蓄力量,在牛市中大举突破是猪企的常胜法宝。每一次猪周期都是大浪淘沙,不懂经营或者资金紧张的散户被大浪冲走,只留下坚挺的猪企享受胜利的果实。2016年一场“养猪人的盛宴”掀起了养猪业的狂欢,狂欢之后则是无底深渊。17年的整体走低,清退了批养猪人。18年延续下行,春节过后猪肉需求端大幅下降,消费低迷,猪价走入低谷。在当时,不少超市、农贸市场的猪肉售价甚至低于10元,仅有现今猪价的三分之一。猪价回升遥遥无期,行业内的专业分析师纷纷看跌猪肉,大肆宣扬不到19不见底。但没过多久,猪价提前开启了上升周期。这些分析师们脸不红心不跳地删除了自己的评论,然后发布新消息:“我们成功预测到了猪肉的上涨。”养猪龙头温氏企业和万年老二牧原股份,在5月经历了W型一次探底后开始了攀升。8月3日辽宁沈阳出现的首例非情,彻底宣告新一轮猪周期的开启——而对雏鹰农牧而言,这无异于是一场同的赛跑。2018年底,养猪业三足鼎立,出现了奇景:牧原的猪好,温氏的猪多,雏鹰的猪舍漂亮。

雏鹰集团襄城分公司猪舍

养猪巨头牧原走的是稳扎稳打,步步为营的路子。在养猪上,秦英林的脑门上刻着专心二字。作为曾给猪做直肠截除手术,也曾用手一点点往外掏猪粪的专业养猪人士,秦英明不屑走旁门左道,只顾专心致志、踏实前进。时至今日,牧原的收入几乎100%来自生猪。固定资产投入和育肥管理投入是养猪行业的两大核心环节,也是需要资金的环节,相比于温氏股份外包核心环节的轻资产模式,牧原股份极度偏向重资产化,用传统的一体化自养模式,全部环节规模化、集中化、标准化,具有全行业高的毛利率。而养猪龙头温氏股份走的是轻资产路线,公司只负责供应仔猪、饲料、屠宰和销售,由农户提供场地、人力等资源,温氏开创公司 农户的合作模式,胜在用较小的资产撬起较大的产能。温氏股份的收入体量,是牧原股份的十倍,扣非净利是牧原的5倍。异军突起的雏鹰农牧,则是走中庸路线,试图将温氏和牧原的两种模式糅合,创造出“雏鹰模式”。运用资本的力量扩张,大程度地收取胜利果实,是侯建芳的制胜之策。雏鹰登陆中小板时,温氏和牧原还没有能够迈入资本市场的大门。弯道超车后,举起了“养猪股”牌子的雏鹰一路狂飙,大建猪舍,吸引农户,通过杠杆大幅度扩张,被业内人士戏称为“杠杆式养猪”。

中国养猪股

其实模式本无对错,唯成败论英雄。雏鹰具有国内好的猪舍,计划在2019年实现养600万头猪,50亿的净利润——前提是这些猪能够撑到猪周期到来。这是雏鹰的生死时速。如果猪周期及时到来,那么雏鹰之前的重资产配比可以得到回报,大获成功;如果猪周期到来之前,雏鹰的资金链断裂,那么雏鹰就将折翼。就在雏鹰咬牙准备拼死一搏时,一位不速之客的到来打乱了雏鹰的续命计划。雏鹰农牧的猪场集中在吉林。重仓之地,部署了54万头猪。非洲像是一枚,悄无声息地在吉林省身边的辽宁省炸开。山雨欲来的时刻,东北三省实现生猪全境,坚决将扑杀在摇篮之中。而摇篮之中,正有一名吃不饱,又体型庞大的巨“鹰”。资金链断裂后,雏鹰“肉偿”在前,猪无饲料饿死在后,一着棋错,全盘皆输。从财报曝假开始,雏鹰步步失营。资本的力量是刀,侯建芳是舞刀人。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。擅长使刀的人,也容易为刀所伤。资本的杠杆撬起了“老实忠厚”的侯建芳,但却没想过去接住下落的雏鹰。掩不住的财报作假,拉不回的信用,填不上的利息亏空,追不回的翱翔雏鹰。19年,新一轮猪周期上行确立,受和政策影响,的猪周期即将到来,猪肉价格和生猪板块齐飞,养猪板块将迎来利润的加速释放。外面一派欣欣向荣,而雏鹰农牧却倒在了风口上。16万投资者面对万里长城般的跌停板和已经变成“雏鹰退”的,有苦难言。

雏鹰农牧退市

养猪业产能和利润向头部加速靠拢,猪场地域分布趋向集中化,猪种趋向同一化,是效率主义至上的社会驱动的结果。但效率只会踩油门,却不管方向盘。在资本市场纵横却没能预料到的到来的侯建芳,对此大概深有体会。

【5】

非洲在中国的爆发,引动强猪周期的到来,与效率主义难逃干系。市场上的养猪人为了用少的饲料,在快的时间养出肥的猪,大批地引进洋种猪,本土猪被农户抛弃,濒临。久而久之,工业化猪种完全挤退了效率低下的本土猪种,致使国内猪种多样性锐减,舶来品种“杜长大”完全垄断国内市场。单一性物种的天敌————横扫国内,摧枯拉朽,和没有多样的猪种阻截有直接的关系。中国的本土猪,不仅仅只是味蕾上的丰富和享受,更是千百年来对华夏大地一草一木的适应力的捍卫者。它们具有的抗病能力和适应能力,远远强于洋种猪。可以说,正是市场和资本的短视,导致了这一场猪世界中的浩劫。

中国地方猪种现状

人类眼中黑的黑色是RGB(0,0,0),而效率主义的黑色,不仅黑得超出人类想象,还黑得很丰富多彩,唇齿留香。1985年4月,英国东南部肯特郡的小城阿什福德,一位农妇照往常一样走到自家的牛圈,给宝贝疙瘩们喂食自己新配制的饲料。农妇走到127号牛附近时,发现牛变瘦了。顾虑重重的农妇找遍了当地的兽医也没能救回它。后来一位兽医宰杀并解剖了127号牛,当他们慢慢地打开牛的颅骨时,看到这头牛的大脑充满了空泡,像是一块满是孔洞的海绵。

127号牛

不多久,疾病成为,在英国疯狂蔓延。1996年英国牛存栏数1180万头,而1997年已经有37万头牛被,英国的养牛业遭受巨大打击。雪上加霜的是,这一疾病已经跨越物种,了人类安全边疆。几例类似病症出现在人的身上,如果这种的疾病可以通过某种途径传播到人身上,那灾难就在身边,触手可及。一时间英国风声鹤唳,新闻界要求将英国现有1180万头牛全部杀掉的声音甚嚣尘上。而那些勤恳研究的学者,在厚厚的医学史书中,发现了真相,一种南太平洋巴布亚新几内亚的疾病,抖落了封盖多年的灰尘,如恶魔般重现于人间。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东部山区,世世代代居住着一个名为弗尔的部落。弗尔深受一种疾病所害,患病者抽搐,关节严重弯曲,后躯萎缩摇摆,而后发展成失语直至完全不能运动,不出一年,被染者无一生还。这种疾病在弗尔女性身上发病率极高,缘于弗尔人的一项习俗:分食死尸。弗尔人在亲属死后,会按照惯例分食其。男性分到的是身体和肌肉,而女性只能吃到大脑。人类原始的时代,食物的窘迫让古人不得不将亲属视作食物。在当时,这无疑是“经济又实惠”的做法。符合效率大化的原则,为了生存大化地利用身边的一切事物,只有先活下去,才有能力大谈道德。疯牛的谜底也水落石出:养殖户用牛肉牛骨粉饲养牛,导致牛患病。从市场和效率的角度看,牛吃牛也是“经济实惠”的做法。爱牛患疾死去,一头牛能够给家庭带来不菲的收入,农妇痛哭流涕,决定把这头牛身上的肉和骨头磨成粉,喂给其他的牛。

【6】

在信奉效率规则的社会里,牛可以吃牛,人可以吃人。了牛和人的,不是的镰刀,而是效率的绳索,是资本的钩子。不论是疯牛病,还是非洲,人类天生趋利的本性才是罪魁祸首。从早上睁开眼,到晚上闭上眼,全受效率驱使摆布。如同高速旋转的轮盘,站在边缘的人被一点点驱逐出去,站在轮盘内圈的人紧紧抓住手上的利益,生怕掉到外圈。忘了旁人,忘了风景,忘了近在咫尺的和道德,忘了自己从哪儿来,也忘了要到哪儿去。在温饱线挣扎的人想活下去,能活下去的人想活得更好,这一张旋转越来越快的圆盘,角速度总会到达顶点,之后是归零还是,无人知晓。

千与千寻

人类原始的兽性有时被突然造访者曝光,散发传遍宇宙的恶臭,有时又穿上了光鲜亮丽的外套,遮住了腐烂的心脏,但它从未被越来越“文明”的人类世界消灭,不论从远古到现代,还是从现今到未来。爱迪生的灯光没能让黑暗无处遁形,人类愈发旺盛的文明之火也没有。在人看不到的阴影里,一只黑金色的千年之兽蹲伏在角落,伺机而动。傲妒怒是它的养料,贪狂欲是它的食粮。它活了几千年,只要人类还活着,它就能一直活下去。远离了原始社会的人类,或许从来没有逃出人吃人的小部落。 次数用完API KEY 超过次数限制

联系方式
联系人

刘经理

电话

0371-15515532

手机

15515532955

QQ

2424904545

邮箱

2424904545@qq.com

地址

河南省郑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